|  

首頁-新聞風景線

故鄉的歌是一支清遠的笛——聽德沃夏克《第九交響曲》(東風公司總部機關 瞿可丁)

2020-08-18


用音樂表達人的內心情感,是任何語言都無可比擬的。在我聽過的抒發思鄉之情的樂曲中,留下過深刻印象的當數這么三首:我國作曲家馬思聰的《思鄉曲》、挪威作曲家格里格的《培爾·金特》組曲中的《索爾維格之歌》和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的《第九交響曲(自新大陸)》。

對于漂泊在外的游子來說,故鄉就像一根無形的線,牽引著游子的心。因此,他們都會用獨特的方式表達對家鄉的思念。德沃夏克的《E小調第九交響曲》,就是作曲家對故鄉捷克的深情呼喚。

在艱苦中成長的德沃夏克對家鄉有著深厚的情感,《第九交響曲》無疑是這種情感的最佳展現。1892年秋至1895年春,德沃夏克應邀擔任紐約國立音樂學院院長。那段時間,遠離家鄉的思念之情一直困擾著德沃夏克,他想念波西米亞的旋律,想念那里的伏爾塔瓦河。這些濃郁的情感,都被德沃夏克揉進了他的《第九交響曲》中,并將其命名為“自新大陸”。《第九交響曲》堪稱十九世紀下半葉世界交響音樂的珍品!

很多音樂愛好者之所以對這部作品印象深刻,都是源于第二樂章那個蘊含濃濃思鄉情韻的主題旋律,這一樂章也因此被譽為“最動人的交響樂慢速樂章”。它那濃郁的斯拉夫民間音樂風格和思念故鄉的憂傷情緒引起了人們強烈的共鳴。這段滿載著對故鄉無限眷戀的經典旋律曾被后人多次填詞改編成歌曲,也被眾多影視作品借用,如我們熟知的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等。

在這個夏天,我常常喜歡夜晚聽聽“德九”。我聽過多個版本,包括托斯卡尼尼、卡拉揚、小澤征爾等。最鐘愛的還數阿巴多與柏林愛樂樂團的版本。

第二樂章英國管吹奏出的“思鄉”主題緩緩流出時,那悠揚的旋律,燦爛遼闊、婉轉憂傷,慢慢地回旋變奏。德沃夏克在美國思念的是他的祖國捷克,我在他的樂曲里思念的是童年的家鄉。在這樣的旋律中,我仿佛看到了家鄉的田園風光和風土人情,看到了那山、那水和那里淳樸的老鄉。那里的一切就像一幅色彩斑斕的畫卷在我眼前緩緩展開。記得老家的屋后有一條小溪蜿蜒而過,在他的音樂里,我隱約聽見了潺潺流水的余音。幾十把小提琴低吟淺唱,讓我還想起了童年的夏夜,躺在木板床上在戶外乘涼,四周漆黑,但只要往天上看,可以望見浩瀚星空,內心也會明亮起來。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阿波羅”登月,人類首次登上月球,就特意把“德九”帶去太空。地球人一直相信浩瀚的宇宙中一定存在別的生命,當他們無意間聽見“德九”,也一定會被感動的。


黑粗硬大欧美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