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新聞風景線

筆隨雙燕寫東風(公司退休職工、東風汽車報審讀專家 石有為)

2020-08-19


《東風汽車報》即將迎來出版第一萬期了。回顧從1968年分配到二汽,1970年初進山居住,直到現在,我與《東風汽車報》在十堰相依相伴、共度歲月已整整五十年了。真是一日未曾與君離啊。

由于積習,書籍之外,我每天都要翻看報紙。進山之初,我最易看到的只有《紅衛戰報》(后改名為《二汽建設》、《東風汽車報》),通篇三線特色,報小面不小,咀嚼味良多。

后來我長期從事教育工作,桌上每天都有《東風汽車報》。閑暇之時,除了寫點教學論文以外,也想給《東風汽車報》寫點小文。受年輕時愛看《新民晚報》林放、《北京晚報》馬南邨雜文的影響,我常用“文心”“畢庚”等筆名給《東風汽車報》投稿,內容多為時評、報評、雜感等,偶爾也寫點詩文。記得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一度幾乎包攬了《夜讀筆耕》專欄。由于精力有限,前后大約只發表過百十來篇吧。期間,與報社的領導及編輯等建立了親密友誼。當時,黃潔民老總編一度有意洽調我到報社工作,但我的單位二汽一中朱復明老校長死活不放;我的態度是順其自然,無可無不可。

本世紀初,我退休了。承蒙錯愛,報社聘我為特約審讀員,這對于不打麻將、不斗地主、不跳廣場舞、正為如何打發退休后的時間發愁的我來說,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于是我接了下來,誰料一發而不可收,到今天竟然一直連續做了十九年了。

所謂審讀,主要是見報后的文字審讀兼點評,大白話來講屬于專挑文字毛病。古人將創鴻篇巨制稱之為“雕龍”,將咬文嚼字稱之為“雕蟲”,即雕蟲小技。所以這十九年來我不過是一個“尋章摘句老雕蟲”(唐李賀詩句)罷了。但我一則始終認為寫文章之人,先要做到文字寫得對,然后文章才談得上寫得好;二則我本來就是個語文老師,將審讀視作批作文的延伸而已。我還多次為報社的記者編輯及通訊員作過講座交流,整理了《閱報點評》數十篇,多年來許多年輕同志也給了我不少幫助。如今行年七十有六,目力退化較嚴重,估計最多過一兩年就該交班讓賢了。

《東風汽車報》好在哪里呢?一、它是東風事業的忠實記錄者;二、它是東風事業的貼心助攻者。2012年東風報業傳媒成立時,我賀贈了一副對聯:“報證百年成偉業 筆隨雙燕寫東風”。望《東風汽車報》與東風事業共始終。(“我與東風報的故事”征文持續進行中,歡迎投稿!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黑粗硬大欧美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