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新聞達人風采

魏德昌:在“三八線”前線值守三年

2020-12-14


記志愿軍老戰士、東風商用車動力總成工廠退休職工魏德昌

魏德昌近照

(記者 蔡駿)1953年7月,中國人民志愿軍和朝鮮方面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聯合國軍簽署停戰協議,確定了以朝鮮半島北緯38度線附近為軍事分界線,俗稱“三八線”。但在美國支持下當選的韓國首任總統李承晚不甘失敗,不僅拒絕在停戰協定上簽字,還在停戰后在雙方邊界地區不時襲擾,駐防在邊界線的志愿軍戰士為落實停戰協議保衛和平,在艱苦條件下與之斗爭。東風商用車有限公司動力總成工廠退休職工魏德昌就曾經參與了“三八線”前線守衛任務。

魏德昌老家在河南林州市(舊稱林縣),現年85歲,他在19歲時報名參軍,被分配到武漢軍區第七預備師十九團。1956年3月,21歲的魏德昌在河南安陽北大營接受蘇聯教導團為期三個月的單兵訓練后,隨十九團被派往朝鮮平康“三八線”附近的西方山換防,他被分配到二野16軍頭等主力師47師141團2營4連值守排重機槍班,擔任副班長,志愿軍戰士序號為56號。從此魏德昌在朝鮮西方山住坑道、蹲塹壕,值守三年,維護朝鮮半島和平。

照朝鮮停戰協定,“三八線”兩側的非軍事區寬約4公里、長約248公里。據魏德昌回憶,軍事分界線“三八線”上每隔幾米就豎著一根50公分高的鋼筋,距離“三八線”最近的是雙方警察值守,再往后是軍隊值守。“三八線”附近,設有很多鐵絲網和高墻,雙方戒備森嚴。

魏德昌所駐部隊值守的西方山位于五圣山西部,而五圣山地處朝鮮半島中心制高點,戰略地位極其重要。在停戰前,志愿軍守住五圣山就能守住西方山,守住西方山,美軍唯一可突破的平康谷地就不會被突破。

因為遭遇過大量轟炸,西方山山頭長年不長草不長樹,只有石子沙粒和滿地彈皮。因為這里屬于非軍事區,除軍隊和警察駐守之外,少有人煙,戰士平時吃的糧食只有高粱米、炒黃豆、花生米、雞蛋粉,長年吃不到青菜,魏德昌和很多戰友因此患上夜盲癥,晚上看不見東西只能手搭手列隊。后來部隊給戰士發了口服藥補充維生素,這個病才治愈。

西方山駐守志愿軍防線最前方為單兵戰壕,是一些直徑約70公分、高度為戰士身高一半的土坑,由值守戰士根據個人身高自己挖掘,土坑邊緣前方有個高土塊做槍瞄準射擊的依托用。在戰壕后面是沿“三八線”東西走向十余公里長交通壕和地堡,交通壕連接戰壕和其它工事,壕溝深一米八,方便戰士交通聯絡。在上甘嶺戰役前,志愿軍15軍44師曾在此筑坑道179條,修建交通壕、塹壕近10萬米。由于有堅固的陣地防御工事,志愿軍44師師長向守志率部在西方山與敵人進行了9個月陣地防御戰,使我軍防御陣地向前推進13平方公里,被稱為“世界戰爭史上著名陣地防御戰”。停戰前,值守西方山的志愿軍24軍英勇機智第六連英雄集體將此處十公里縱深的交通壕打通連接,以應對敵人的春季攻勢。交通壕的重要地段建有堅固地堡,配有射擊設施,魏德昌所在部隊值守期間,地堡內配備的是蘇聯制郭留諾夫重機槍。

魏德昌剛來時被分配到最前線的戰壕值守,后來由于他在朝鮮寒冷天氣中感冒、不斷咳嗽,連長怕他暴露目標,將他調到地堡值守。戰場生活條件很艱苦,除了營養不良,還要住山洞坑道,魏德昌曾經一個冬天不能洗澡,棉衣里都是沙子。

據魏德昌回憶,在三年值守中,敵方李承晚部隊每三五個月就在“三八線”附近用輕武器襲擾,每次三五分鐘,攪得戰士不得安寧。但他們從不敢越過“三八線”。面對敵方的襲擾,志愿軍也會組織一個加強排對敵方開展反襲擾戰斗。激烈的時候發生過兩次小規模輕武器互射。

有一天深夜天下著雪,李承晚部隊約六十多人接近“三八線”,用槍炮掃射我方。魏德昌從地堡射擊口往外看去,夜晚天空中雙方互射的夜光彈道密集穿梭,火星不斷,第一次見到這么激烈戰斗場面的魏德昌感到很緊張,牙齒和腿都緊張地打顫,排長看到后狠踢了他一腳,叫他不要害怕。排長告訴魏德昌,戰士都要經歷第一次打仗,感到緊張害怕也很正常,排長自己當兵時在淮海戰役中第一次參戰也非常緊張,但闖過了第一關就好了。果然,從此魏德昌再沒緊張過。

經過三年艱苦值守,魏德昌所在部隊于1958年9月13日撤離,由朝鮮首都師一個中隊換防,因為前幾年朝鮮戰爭的兵力消耗,這個中隊一半以上都是女兵。魏德昌還記得當天晚上12點啟程,步行走了兩個多小時到平康火車站,再搭乘火車回國。

回國后魏德昌由下士晉升為中士,在吉林六合縣駐軍;后調遼東半島獐島守備連二連高射機槍排三班擔任班長;1959年7月14日,光榮入黨;1961年齊齊哈爾步兵學校學文化一年;后升任副連長,又在錦州四十軍軍校學習一年;直至1970年轉業,十六年從軍生涯畫上句點。

1970年2月,魏德昌從沈陽軍區大連警備區調入二汽發動機廠從事后勤、保衛工作。1995年7月退休。


黑粗硬大欧美在线视频